2015年1月1日星期四

2014 總結和展望

明天是2014 年的最後一天,又是時候來一次總結和展望。

如果2013 年是變化年,今年就是穩定年。結婚和置業後,財政趨向穩定了。工作上有貴人幫助,今年頗為順利。年中第一次踏足歐洲,遊覽西方文化盛極一時之地意大利。年尾到了一次台北。

今天之穩定為下一年的計劃提供基礎,下一年又來一次創業實驗,不求賺錢,只求測試市場反應,看看這條路可不可行。

另外是尋求事業轉變的可能性。現在的工作雖很多體驗,學到很多東西,大開眼戒,但我害怕坐飛機,這工作一年要飛太多次了。

這一年香港也發生了「雨傘運動」,作為讀社會科學和歷史,尤其對政治經濟學最有興趣的我,在網媒撰寫不少文章分析這場運動,希望為香港的未來和下一代出一分力。雖然這場運動不能達到爭取到真普選的目標,卻成功喚起了社會的政治醒覺和對時事的關注。

下一年的目標是創業實驗取得一定成績,花時間學習藥品銷售,再次join gym club,抽到時間做運動。

同時希望兩家人身體健康!


2014年11月3日星期一

尋找韋小寶

特首具備甚麼條件是最重要的?我想大部分香港人會說特首處理中港關係的能力,希望這名特首能站在香港人這邊為我們爭取最大的利益的同時,又可令中央高興。
很明顯,我們的梁特除了在生物邏輯層上如奶粉、孕婦病床供應等資源問題上會替香港人爭取一下外,其餘關於政制、思想言論自由等高層次問題都為了讓中央高興而置香港人於不顧。
他競選時的承諾是會拿紙,筆和摺凳到社區聽取民意,又說甚麼香港營。搞完這些政治騷,當選了,我們又有多少次看到他走進社區?香港營慘變大陸營了!那時肥彭落區,吃蛋撻和跟市民接觸,是多麼受港人歡迎。現在梁特落區,我想他要安排幾十名 G4 保護,以防蕃茄雞蛋糞便的攻擊,這麼勞師動眾,還是不要落區好了。
一國和兩制一直面對著矛盾,到今天在瓦解邊緣,某程度上是梁特的責任。他往往只靠中央邊站,在國民教育、白皮書、政改上跟中央同聲同氣,壓迫港人,激發港人反彈。
香港人其實一點也不極端,不是要選一個跟中央鬥得你死我活的特首,而是一個能順得哥情又得嫂意的特首。
關於怎樣處理中港關係,只有下列三種可能性,
1. 在香港和中央產生矛盾時,特首站在香港人立場,對抗中央。
2. 在香港和中央產生矛盾時,特首站在中央立場,漠視香港人意見。
3. 在香港和中央產生矛盾時,特首擔當協調角色,化解雙方矛盾。
為甚麼學聯要到北京直接跟李克強面談,就是因為他們認為特區政府在調解角色上一無是處,那政改報告不符實情更為香港人幫倒忙。香港人只看到政府一面倒對中央阿諛奉承,看不到他們有化解中央對香港人的誤解,增加信任和為香港人爭取最大的民主。
最後,出閘門檻要過五成,2016立法會選舉方法不變,特區政府只雙手一攤說這是人大決定,他們無權改變,拍拍屁股就把責任推卸給中央,這是一個甚麼樣的中間人啊!
你去買一個單位,你和賣家價格談不攏,地產經紀還得要竭盡所能在中間斡旋促成交易,方能賺得佣金。香港人卻無論對這中間人有多不滿,還是要繼續錄用,無權換人。
其實香港人有著韋小寶的「精仔DNA」。韋小寶在清廷和天地會間周旋,靠把口吃兩家茶禮,用盡手段平衡雙方利益,升官發財之餘,更娶得七個老婆。
香港人一直充當中西方的中間人,十九世紀末何東作為中西貿易間的買辦就賺得盤滿砵滿了。南北行商人也是中介角色,把南貨北運,北貨南運造就不少富商巨賈。改革開放後,不少香港人在大陸工廠和外國買手間充當中間人而致富。香港人從來就具備在中西方價值觀間協調的本事,為甚麼現在要找一個在一國和兩制間協調的中間人這樣難?
試想清廷跟天地會水火不容,但香港和中央關係卻學董伯說「中國好香港好」,並不是每事矛盾,為何特區政府總有能力把事情弄得一塌糊塗?
現今政壇有這種口才了得,勇敢醒目,能在中央和香港人間周旋得得心應手的韋小寶嗎?不要不是給豬就是狼讓香港人選好不好?再這樣搞香港要完蛋了!

2014年10月30日星期四

佔領運動的轉化 – 下一波抗爭模式建議

開始有人說佔領運動需要轉化,要開始想退場問題和保留實力作長期抗爭。我一直有就跟政府談判的方向提出建議,但如果我們不走談判妥協的路,要為運動找出路,有甚麼可以做呢﹖

沈旭暉教授說雨傘運動的弱點在於佔領和真普選間沒有邏輯關係,令運動沒有制約,惹來普羅市民的厭惡。跟甘地和馬丁路得金的公民抗命不同,他們會針對某一不公義法律作出抗爭,盡量不違反其他法律。例如甘地反對鹽稅,他們生產私鹽去挑戰鹽稅,只影響政府之收入而不會影響普羅大眾,藉以爭取到普羅大眾的同情和支持。

如果佔領和真普選沒有邏輯關係是其弱點,運動持續下去會不得民心,那麼怎樣爭取真普選才建立到邏輯關係呢﹖

我大膽的提出一個建議。現在制度的主要問題是不民主,特首由只代表少數市民或既得利益份子選出或篩選出來,立法會內有一半是功能組別,只代表著既得利益者利益。針對這個我們無法參與的制度,我們要爭取的是政治參與。我們沒有權選出代表自己的特首和所有立法會議員,因此我們要用其他方式直接參政。

未來,所有具爭議性的政策,除一般諮詢程序外,我們可以找中立的機構,建立一個常設和穩定的電子公投平台,讓市民投票參與。電子投票的好處是成本低,數據處理容易,市民以手機投票,其便利性會令他們更積極參與。雨傘運動讓市民覺醒,珍惜政治參與權利,應可提高投票率。

假如公投結果是80%的人否決,儘管公投沒有法律效力,也將對政府和建制派造成壓力。如果功能組別和建制派還強行通過,第一,可顯得政府和建制派違反民意,不得人心,令政府尷尬和直選建制派議員失去部分選民支持。第二,可作為公民抗命的民意基礎,為運動增加認受性。

例如,政府強行通過東北發展或高鐵撥款,電子公投結果是反對的,公民抗命者可以在其工程展開的位置進行佔領,讓政府方面不能施工。政府不肯推行空置稅、資產增值稅或租務管制去解決租金急升,租戶生活困苦的問題,公投結果卻是贊成的,那公民抗命者可組織全港租戶遲一星期交租運動。這樣就建立起個別違反民意政策跟公民抗命運動的邏輯關係,又不會影響到全香港市民了。


努力宣傳公投平台,讓所有市民都了解到他們的聲音即使不能透過現在的不公義制度反映出來,也都可透過平台發出。這平台需要市民廣泛參與,而不只是支持真普選的市民。如果參與率夠高,將大大削弱政府壟斷掌握民意的角色,為政府和建制派立法會議員製造很大的質疑和民意壓力,逼政府提出更貼近民意的政策和收回惡法。

往後立法會內的不合作運動、電子公投和制度外的全民不合作運動,可給予中央時間思考,是不是要給予香港人多一點民主空間,才能有效管治香港。

2014年10月28日星期二

假如2017是唐唐、葉劉和阿松!

梁振英已人格破產,無法再來有效管治,連任機會接近零。呼之欲出,如果2017 袋住先或把政改方案否決,那「23名」特首候選人很可能是唐唐、葉劉和阿松了。三者都跟董伯有過從屬關係,經董伯引薦,跑出機會大。

上述三位侯選人,如果大家都視為爛橙,有沒有一個沒那麼「骨」,不吃也可用來榨橙汁的呢﹖

唐唐本是大熱,在2012 年幾乎眾望所歸奪得寶座,卻殺入了N年不選特首的CY。之後的黑材料如僭建和婚外情全面曝光,傳媒出動吊臂車全天侯拍攝宅內情況還記憶猶新。最令人咬牙切齒的是婚外情,雖然大哥說這只是「天下男人都會犯的錯誤」,卻得罪了全港超過五成人口的女性和師奶。不要忘記,對她們來說,包小三比工作做不好更罪大惡極。由於黑材料比墨汁更黑,CY淝水一戰以689票定勝局,整個競選真人騷比CCTVB 鬧劇精彩得多,日日新鮮鑊鑊金,令人拍案叫絕!

最峰迴路轉的是唐唐揭露CY說過終有一天要出動防暴警察和催淚彈對付示威者,這一幕竟在九二八成為事實,猶有餘悸之餘,大家終於知道誰是誠實的人,誰是「呃人」的大話精,唐唐在市民心中又挽回不少分數了。

如果他2017捲土重來,他的強項是他那燦爛的笑容J和溫和作風,是大熱門中的大熱門。

至於葉劉,最為人熟識是作為保安局局長的她2003 年硬推廿三條立法,因性格傲慢強悍,犯了眾憎被稱為「掃把頭」。任後,她試圖洗底,為過去兇神惡推廿三條道歉,以爭取市民支持進立法會。她又成立匯賢智庫和新民黨,圖在香港政壇創一番事業。2012 年她也報名參選特首但因不夠提名票而放棄。近日,她以強硬姿態對政改發表親中立場,又對警察所使用的武力表示認同。看來,她立場左搖右擺,一時討好群眾,一時討好中央,只是完全為了自身政治前途和利益。這沒風骨和強硬固執的性格不難想像她成為特首後為完成中央任務而與民為敵。

最後是梁錦松,偷步買車是其代表作。自己決定加車稅,卻在加稅前買進車子,讓別人認為他為避稅而偷步買車,最後「水洗都唔清」而請辭,明顯是很不小心和缺乏政治敏感度。在沙士時期,百業蕭條,他竟然在財政預算案中提出加稅以應付公共開支。從來只看到在經濟蕭條時減稅去減輕人民痛苦,增加公共開支催谷經濟,阿松兄卻反其道而行,實在創意萬分。至於領袖魅力,是阿松較弱的一環,人物性格不突出,嚴肅而不苟言笑,如果他是藝員,很難想像他會走紅啊!

三害相權取其輕。三者都親中,唐唐和阿松除親中,更親商。如以往績論英雄,只能從以犯錯最少,性格相對正直的角度去選,那就令人頭痛了。無他的,香港長期由商人治港和只懂執行的政務官,缺乏政治人才訓練,要出一個如麥理浩彭定康的政治家,比登天更難。儘管開放公民提名,你又有何心水呢﹖此刻,我心裡只想到發哥……

2014年10月25日星期六

重回八十年代盛世 - 從「公民提名」到「稅民提名」

繼續佔領、展開其他不合作運動、談判三個方法中,個人較傾向以談判找出路,談判需要雙方妥協,並以佔領作籌碼為政制爭取最大的民主成份。



就民意看,市民較接受提委會民主化的方案。在上一篇文章,我提出了類似彭督新九組的擴大選民基礎方案。不料幾天後梁特就發表特首候選人如果由公民提名產生,政策會讓月薪14,000元以下的窮人壟斷,並向窮人傾斜的言論。

這論述令市民非常反感是正常的。為什麼窮人不能享有跟中產和富人一樣的政治權利﹖為什麼窮人要受到不平等的對待﹖誠然,即使他說的是事實,把這話喧之於口卻是嚴重缺乏政治智慧的表現。他不僅得罪了年青人,現在連本來希望穩定,搵食至上的基層也得罪了。

其實,這番言論的隱含意思是,

中央和梁振英仍相信以前香港賴以成功的方程式。就是商家賺大錢的話,他們會把經濟利益滴漏給普羅大眾,並改善他們的生活。因此如果政府和商家互相支持,社會就會穩定。

相反如果商家賺不到錢,下面的普羅大眾要被裁員減薪,社會就會不穩定,2003年的七一大遊行就是例子。因此如果窮人擁有提名權,他們便成為社會的大多數 (香港堅尼系數為0.54,貧富懸殊程度是世界之最,北歐國家一般不超過0.3),未來的政策會是對富人徵收重稅,對窮人則大增福利,嚴重損害商家利益之餘,又養懶一班窮人,令香港經濟失去競爭力,並會造成今天類似希臘和冰島的破產後果。

這說法並不是沒有道理,但是這個貧富懸殊的社會是誰造成的﹖還不是特區政府過去十七的極端自由主義造成的嗎﹖再加上美國大印鈔票和孫九招推高物業價格,令有樓者和無樓者財富距離拉闊,貧富懸殊愈趨嚴峻了。現在提倡的公平政制只是針對過去所造成的錯誤作出彌補,當貧富懸殊得到改善,政策自然不會過份偏重窮人了。

今天讀到高天佑的一篇文章,提出「稅民提名」的概念。他的說法是可把提委會的公司票改為個人票,而個人票是根據交稅的金額,各界別從業員月薪達入息中位數14,000元﹐在最新年度繳付了1000元或以上稅款,便有資格投票選提委 (選民基礎由25萬提高至100 萬人左右)。這方法的好處是防止民主變民粹,獲個人票者本身皆為繳稅者,理論上不會支持高福利政策。因此既不會被人數多的基層選民壓倒,又解決了現在嚴重傾斜大商家的問題。

當然,這制度仍排除了14,000元月薪以下的低收入人士的選舉權,但他認為反正提委會本身已是不公平,現在已把不公平程度減少了一點,有一點進步了。

我更看重的是這種提名方法的政策效果。香港現在的問題是小圈子選舉令政策向大孖沙傾斜。大孖沙涉足香港的支柱行業如地產、零售、 金融、物流等,把大部分經濟利益舔盡,大賺特賺,最後中產往下流,也窒礙了青年人往上流。全港GDP是提高了,但普羅大羅卻沒有分享到成果。

中產階級提名提委的好處是選出的特首候選人會向中產和基層傾斜,既不會180度把香港變成北歐式的福利主義城市(因中產不會讓民粹主義者出閘),又可照顧到窮人的利益(因這佔全港大部分人口的階層要普選出特首),更可讓政府重新審視產業多元化。

中產階層有不少是專業人士,IT的,醫療的,工程的,金融的或中小企業的,如果他們手握提委的選票,特首候選人要切切實實回應怎樣可以促進他們前途的發展。跟公司票不同,公司大多只保守地要求一個不干預他們、低稅制並且親中(因為不少公司在大陸也有生意)的政府。現在政府卻要考慮怎樣發展和做大做好整個產業,甚至倡議新的產業,讓這班中產人士前途發展更好,並向上流動。中產向上流動,年青人自然有位可上,經濟也不用過份倚賴內地了。

香港人的黃金時代是七八十年代,這是最令人懷念的時代。中產階級的崛起,推動了各階層向上流動,民生大大改善,經濟和文化到達巔峰。如果這「稅民提名」或「中產提名」的制度有助於重新建立強大的中產階級,從而讓年青人有希望,令商業和地產霸權收歛,讓產業更多元化和具創意元素,香港人又會否考慮收貨呢﹖

2014年10月22日星期三

嚴正聲明 - 嚴防外國勢力在港搞局

香港外部勢力太多了,抓之不盡。美國學生來港學術交流,跟香港同學談起美國的民主,香港同學嚮往民主國度,於是「被煽動」去搞佔中。大學圖書館有大量鬼佬書籍講西方政治理論,完全不符合中國國情,應效發秦始皇焚書坑儒,抵抗外國勢力。

子女放洋也不好,萬一在外國被洗腦,回港搞局怎麼辦﹖梁特(已見到女兒不斷顛覆老爸)、林鄭還把子女送到與中國為敵的英國,那個肥彭對中國內政指指點點,不排除官員子女們被外部勢力洗腦回來顛覆國家的可能性,所以現在必須把他們子女強制遣返大陸接受國民教育,以保國家之安全。

迪士尼是美國霸權主義產物,現在除了香港還要在上海多搞一個樂園,小孩從小就被外部勢力洗腦,太危險了。

用蘋果三星索尼智能手機的人也非常邪惡,日韓受美國所托圍堵中國,怎能不害怕他們在手機植入偷聽器,圖對中國一舉一動暸如指掌﹖江湖傳聞周永康的Iphone 6 乃美國送贈,供美國佬和他們亙通情報。如果中國人相信這是真的,為顧及國家安全,就只能用小米,小米只會把個人私隱直送北京伺服器,何其安全貼心啊!用蘋果者等於吳三桂引清兵入關,不想當漢奸就立刻轉用小米華為吧!並且幫為外部勢力生產間諜工具的富士康抄家,以示抗議!

老蘭老外雲集,跟一眾港女打成一片,有理由懷疑他們是這班港女佔中的軍師,警察何不大舉掃場,查清楚這班外國勢力有沒有煽動叛亂﹖

在特首和官員們眼中,香港青年們全都腦袋長在屁股,不懂獨立思考,只會被外部勢力洗腦、煽動和控制,做他們的工具!因此有以下建議,

在這個有被害妄想症的大國,防止外部勢力有機會介入的最佳方法就是「鎖國政策」,北韓金仔就是最好的學習對象了。港府大可勒令把外國人驅逐出境,禁止跟外國人做生意,禁止跟外國人有任何交流,禁止外國媒體書籍在本港播放銷售,禁止放子女到外國留學,拿到的外國護照要全部放棄,不准使用外國品牌手機,這樣國家安全就萬無一失了。

2014年10月20日星期一

從房屋問題看梁特死因

梁特在競選時說過房屋問題乃施政重中之重,現在看回去,中原城市領先指數由他2012年7 月上任時的105 點大升至現在的130點,升幅達24%。他愈調控,樓市便愈升。這證明了所謂「辣招」,為了保障業主、地產商的利益,不能去得太盡,最終根本不能調控樓市(連保持穩定也做不到,否則指數不會大升24%),是徹徹底底失敗的政策。劏房戶和棺材房戶生活在水深火熱中,不少基層月月幫業主打工,食不溫飽,等公屋等到花兒也謝了。市民生活越來越苦,已沒能耐等待未來生活有望改善,促成今天的民怨大爆發一發不可收拾。

十月中,中原指數升到歷史新高,梁特及全體官員忙著處理遮打運動,無瑕再理會已經失控的樓市了。業主、地產商當然開心得手舞足蹈吧! 你梁特現在「周身蟻」,何來精力搞房屋問題﹖於是租客繼續交貴租,買家繼續買貴樓,既得利益者月月有租收,繼續享受人生,懶理示威者被打至頭破血流,只要不阻著我開平治房車到文華酒店high tea就好。

這次運動,不僅是爭取真普選,還是世代之爭、有產和無產階級之爭。年青人要打破向富人、大孖沙傾斜的遊戲規則,讓制度變得更公平,窮人的聲音不會再被排除在制度之外。

梁特沒有吸取港英政府的治港經驗,如果每個人都期盼將來生活愈來愈好,充滿希望,安居樂業,就不會有人搞事了。現在的香港卻是基層和年青人已等了很多年,只看到未來自己有愈來愈難捱的份兒,卻看不到有冒起頭來的一日。眼看著有樓者坐等資產增值數倍,自己卻每月向業主進貢,業主還年年加租,貧富距離愈拉愈大,不官逼民反才怪了!

六七暴動後,港英政府就懂得吸取經驗,作出修正,讓市民過得好一點來維持政權的穩定。1953年,石峽尾大火,53,000名災民無家可歸,港督葛量洪興建七層徒置大廈安置災民(如石峽尾邨美荷樓,現已被活化為「美荷樓生活館」),為政府興建公共房屋之始。六十年代,政府大量興建廉租屋,例如牛頭角上邨、黃竹坑邨、白田邨、黃大仙上邨、柴灣邨等。

七十年代,港督麥理浩對香港的福利政策更為積極,宣佈一項名為「十年建屋計劃」的公共房屋計劃,目標是要在十年內建造足夠的公共房屋單位予一百八十萬居民,並在1973年起開發荃灣、沙田、屯門等新市鎮,讓市民的生活環境沒這麼擁擠,改善居住環境。1976年又推出居者有其屋計劃,開自置公共房屋之先河,一些沒有能力負擔私人樓宇的市民終於可擁有自己的家園了。

這些歷史告訴我們甚麼﹖就是港英政府為我們父母一代(戰後至六十年代出生香港人)帶來希望。他們從住一家十口的幾十尺閣仔和板間房上樓,有自己的廚房廁所,付的是低廉的租金。從工資中撥出一小部分作租金,其餘的金錢可自由運用,讓市民有更多閒錢買食物衣裳。換句話說公共房屋補貼了市民的住屋開支,提高他們的生活質素。另外,教育給這一代人提供社會流動的機會,大學生有如天之驕子,成為推動他們發憤的原動力。

加上那時經濟飛騰,大陸經歷文化大革命,之後的改革開放給香港人大量發展事業的機會。第二代香港人雖然捱過苦,過過差的生活,但他們看到未來生活是會改善的,他們的努力是有目標的,獅子山精神成了他們一代引以為傲的標誌。

梁特終日關在冷氣房自閉,摺凳、筆記本和筆在競選時拿出來做秀後,早掉進了垃圾桶,結果貧富和世代矛盾到了沸點也懵然不知,坐等核彈引爆。 梁特政治智慧低劣,故步自封,政策畏首畏尾(又怕推冧樓市,又怕樓價太高,結果兩面不討好),上任兩年多已搞到滿城風雨,很難想像他管到2017年香港會變成怎樣!